化险与新生 中小银行的改革路

    股票市场 智能库 2024-02-10 89086 次浏览

    回顾过去一年来,村镇银行的改革情况,主发起行增持、市场化退出,吸收合并改建成分支机构等正成为改革化险的主旋律。除村镇银行外,在农信体系改革中,农信社改革化险的步伐不断加快,各地农信社正通过联合银行模式、金融控股公司模式、金融服务公司模式和统一法人模式实现改革重组。城商行改革重组则相对较早,在高风险城商行兼并重组后,改革步伐则相对放缓,呈现稳中有进的态势。

    农信机构改制、退场

    又一家主发起行完成对村镇银行增持工作。1月31日,无锡农商行发布公告称,该行已完成泰州姜堰锡州村镇银行(以下简称“姜堰村镇银行”)部分股份收购,持有姜堰村镇银行股份比例已增加至60%。

    据了解,2023年8月25日,无锡农商行第六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收购泰州姜堰锡州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股东股份的议案》。近日,姜堰锡州村镇银行收到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江苏监管局的批复,核准无锡农商行的姜堰村镇银行股东资格,同意无锡农商行增持姜堰村镇银行股份1350万股,持股比例由51%增加至60%。

    不久前,2024年首例主发起行增持村镇银行公示获批,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山西监管局批复同意主发起行山西侯马农商行增持隰县新田村镇银行2000万股股权,投资金额2000万元。增持后,山西侯马农商行将持有隰县新田村镇银行2240万股股权,持股比例由16%增至64%。

    回顾过去一年来,村镇银行的改革情况,主发起行增持、市场化退出,吸收合并改建成分支机构正成为改革化险的主旋律。重庆梁平澳新村镇银行通过解散方式实现村镇银行市场化退出;内蒙古和林格尔蒙商村镇银行、霍林郭勒蒙银村镇银行、北京大兴华夏村镇银行、广西融水柳银村镇银行、昭通昭阳富滇村镇银行、辽宁千山金泉村镇银行等多家村镇银行被吸收合并,“变身”为主发起行旗下分支机构。

    除村镇银行外,在农信机构体系中,农信社改革化险的步伐不断加快,各地农信社正通过联合银行模式、金融控股公司模式、金融服务公司模式和统一法人模式实现改革重组。1月29日,四川农商联合银行正式挂牌开业,在四川农村商业联合银行开业之日,原四川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自行终止,其债权债务由四川农村商业联合银行承继。回溯过往,已有浙江农商联合银行、河南农商联合银行、山西农商联合银行先后通过联合银行模式成立,四川盐亭农商行、陕西汉中农商行、辽宁农商行、阿克苏塔里木农商行则采用统一法人模式完成组建。

    谈及近年来农信机构改革重组提速的原因,光大银行(601818)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表示,部分村镇银行、农信社等中小银行存在内部管理不健全、治理不够完善,少数银行存在经营不规范行为等,容易滋生操作风险;经营和风控能力相对弱,潜在不良压力较大;同时,由于宏观经济变化,市场竞争加剧,部分区域中小银行面临资本实力弱,产品服务和创新能力不足,经营效率低,客户黏性不足,流动性管理压力大,近年来面临经营压力不断增大。

    城商行兼并重组

    城商行改革重组相对较早,在高风险城商行兼并重组后,改革步伐相对放缓,呈现稳中有进的态势。

    细数城商行改革化险的案例,呈现“抱团取暖”之势,通过吸收合并、新设合并的方式,城商行规模不断壮大。2022年,中原银行通过吸收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焦作中旅银行省内3家城商行,资产规模跻身万亿城商行之列。

    而在2021年,山西银行、辽沈银行相继成立,当年4月,山西银行获得开业批复,注册资本约为239.96亿元。据了解,山西银行开业之日,原商业银行的法人资格自行终止,其全部资产、债权、债务、业务和人员由该银行承继。当年6月,辽沈银行获批开业,3个月后,营口沿海银行、辽阳银行并入辽沈银行,另据北京商报记者调查,辽沈银行预计将吸收合并12家省内城商行,尚有10家暂未并入。

    更早前,2020年9月,以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为基础的四川银行,通过资产重组、充实资本、改善治理等系列措施,以新设合并的形式获得筹建批复。3个月后,四川银行以300亿元注册资本宣布开业成立,并承继已合并银行的全部资产、债权、债务、业务和人员。

    历经一段时期的发展,部分兼并重组城商行相继走出阴霾实现创收。2022年,四川银行业绩进入快速增长期,该行实现营业收入44.75亿元,同比增长27.4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09亿元,同比上涨46.59%。在2021年消化处置历史遗留问题后,山西银行也逐渐步入发展正轨,2022年该行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由亏损46.73亿元到盈利3.93亿元,营业收入则同比增长14.66%至31.01亿元。

    周茂华表示,城商行通过合并重组,有助于提升区域市场集中度,减少同业同质化竞争,增强市场议价能力;明显降低经营成本,优化内部业务结构,提升综合创新能力和经营效率;同时,防范化解个别机构潜在风险,理顺股权结构,完善内部治理,发挥银行品牌效应,提升市场竞争力和人才吸引力,更好服务区域实体经济发展。

    因地制宜稳步推进

    推动中小银行机构的高质量发展,有助于优化和完善金融体系,提高金融服务的覆盖面,已成为监管和多地政府的重点工作之一。

    产业经济资深研究人士王剑辉表示,过去部分农信社、村镇银行等基层金融服务机构在资本准备尚不充足的情况下,盲目拓展市场空间,埋下了风险隐患,同时,这些银行普遍存在合规管理问题,在前期只注重发展,粗放经营,轻视合规,因此当经营形势发生逆转突变时,潜在的风险便暴露出来。而中小银行改革首先要做的便是化解风险。

    化险与新生 中小银行的改革路

    从监管机构的表态来看,2024年金融监管总局年度重点任务目标之一是全力推进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金融监管总局农村银行司此前表示,要推动同一地级市城区农信社整合,进一步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提升金融支农支小服务水平。同时,支持金融承载力较弱地区的农信社实施市场化重组,重塑经营管理机制。此外,稳慎推动村镇银行结构性重组,提升主发起行管理能力。

    而在多地的政府工作报告中,2024年有效防范化解中小银行风险亦成为重点工作之一。河南省提到,全力防范化解经济金融风险,做好中原银行改革重组后半篇文章。加快推进农信社改革,完成河南农商联合银行组建。抓好4家村镇银行后续风险处置,分类推进其他村镇银行改革重组。辽宁省表示,有效防范化解风险。持续推进城商行深化改革,完成全省农信系统整体改革,引导中小银行深耕本地、专注主业、回归本源。

    “推进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既要做好顶层设计,又要坚持因地制宜。”谈及中小银行改革化险的建议,招联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首先,应进一步做好中小银行改革化险的顶层设计。农村信用社改革是中小银行改革化险的重点,建议在国务院层面出台指导意见,加强对农村信用社改革统筹安排,进一步明确这一轮改革化险需要遵循的基本原则和总体要求,确保改革化险工作始终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同时,对村镇银行结构性重组也应有指导性意见。其次,认真按照因地制宜、“一省一策”原则,来设计中小银行改革化险的具体方案。在改革中,各省份要根据不同情况,兼顾促进发展和防范风险双重目标,探索新机制、新模式。在改革中,不同地方改革的重点和次序应有所不同。比如,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应将化解风险放在首位,适当组建市级农商银行和省级农商银行;而东部地区重在提升法人机构竞争力。

    北京商报记者 李海颜